【媽咪雜記】胎兒胃太小+羊水偏多 / 安胎過程

下午11:37 Silvia Lu 0 Comments

孕期29W+3微量出血,持續三天沒好轉後就診,問診和照超音波時醫生提及了羊水偏多,花了一些時間慢慢照,說:羊水偏多的其中一種原因,是寶寶沒有吞羊水,懷疑有食道閉鎖的問題,同時寶寶的胃確實比較小,但另一個原因,也有可能是現在剛好沒在吞,下次產檢的時候再請醫生留意看看。
(這是第二位醫生提起羊水偏多,從沒想過會有這麼嚴重,也開始了後期曲折又折騰媽媽心的發展)


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入院
31W+2
躺在床上測胎心音和宮縮大約20分鐘,護理人員看了數值,緊張地進出了幾回,說:妳現在宮縮很強也很密集,可能要入院喔。
問了我的醫師是哪位後,再進來時,已經推著點滴迅速幫我注射,
同時轉頭對先生說:「先生現在可以馬上去辦入院」

對我說:「妳現在宮縮10分鐘一次,強度很強,要馬上安胎」

右手邊的護士幫我打點滴,左手邊的護士飛快地準備好兩大針,說明:「現在懷孕週數還不夠,要打這個針幫助寶寶肺泡擴張,先打兩針,晚上再打兩針」。

我還疑惑地面對這瞬間忙成一團的現場之際,就辦好入院打著點滴,光今天就上臂、手肘、手背、屁股共挨了六針,殊不知這一切才剛開始。


住了幾天,是20172018的熱鬧時日,相較於電視機內的鼓舞,在靜謐的醫院裡,吃著先生特別買的義大利麵來跨年,試圖轉換氣氛,但心上沉沉的感覺卻是怎麼也甩不掉。
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提高安胎藥劑量三次 32W
入院後開始每天提心吊膽的日子,不停地擔心著宮縮狀態,32W早餐後,感覺宮縮有點頻繁,請護士來特別監測之後,二話不說將點滴劑量從30增加到35
同日午餐時段,又開始非常規律的宮縮,裝上監測器30分鐘,護士臉上露出緊張神態:「你宮縮強度很強」
我(指著肚子):「像現在這樣很強嗎?」
護士:「對,現在這樣很強」
我:「可是我不太痛耶」(根據自身第一胎經驗,覺得要痛到突破人生最痛經驗的痛,才會生,現在不痛應該還好吧⋯⋯
護士
:「可能是你的疼痛閾值比較高」
事實證明我真是太傻太天真,一轉身,護士咻~~地進來換掉正在打的點滴,跟我說明安胎點滴變成原本劑量的兩倍,再接下來的幾十分鍾觀察期間,護士數次進出確認數據,大概第三次進來時說:「妳再有一次強烈的宮縮,就要內診了」

然後,話一說完宮縮馬上來,內診結果是子宮頸開一公分
我內心一時還反應不過來,什麼意思,子宮頸開了??現在才32周阿?!
隨著這個消息,感覺胸口漲滿著無助與驚嚇,還不想被人看到的難受,跟著眼淚一起流了出來。

此時床邊有三位護士、一台醫藥車、兩台點滴圍著我,兩手各打一袋不同內容藥劑的安胎點滴,同時使用安胎塞劑,再加上口服安胎藥,所有能夠投藥進我身體的途徑一次用上,病房籠罩著焦慮,而我第一次真切地面對可能寶寶要提早報到的無助情緒。數個小時後平順下來,就這樣每天懷抱著擔憂,四天後面對第二次加藥,入院九天後第三次加藥。
第三次加藥之後,左右手各有一種安胎藥,劑量都已經到達最高50,額外增加的口服藥也沒有停過… …
中間有一次要減藥,結果反彈,藥量使用比減藥前更重,心情跟著更絕望
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轉院 32W+6
隨著院房內其他孕婦的待產、順利生產、待產、順利生產,漸漸意識到自己出院無望,但其實一心只祈求能安胎到更後期的週數。

又到了產檢日期,再度正視羊水偏多、寶寶胃偏小,疑似食道閉鎖的可能性又增加
面對
疑似食道閉鎖的痛苦還沒辦法平復之下,強力宮縮來襲,因為左右手的點滴劑量都已經增加到最高用量,口服藥也用到最多,又來一次宮縮,已經沒有藥可以往上加了,好怕安胎安不住,果然這次宮縮開始的30分鐘內,我的產檢醫師出現在我的病房,對我們說:『我們醫院可以給的安胎藥,已經給到最多最重的量了,這一次收縮我們醫院安不住了,加上寶寶可能有問題,建議妳們現在轉院』

在短短12小時內受到情緒重擊,安胎情況也即將失控,當一群醫生護士離開病房時,下一秒我不管肚子痛不痛,蜷著身子、抱著手機,聽見電話那端的媽媽「喂~」,我哇~~地一聲大哭,勉強擠出幾個字『寶寶可能要開刀,安不住,要轉院了』
腦袋內充滿
早產/食道閉鎖/不健康/畸形/甲狀腺功能異常等各種疑問與擔憂,跟著5-8分鐘的規律強力收縮的子宮,一起被抬上救護車,轉往台中榮總。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台中榮總安胎之路
到榮總之後,直接推進待產室,
一位護士幫我裝宮縮與胎心音監測器、

一位在我左手邊檢測藥物過敏、
一位在我右手邊要打安胎點滴
(說我手上針孔好多,是不是已經住院安胎兩周啦?!)
一位詢問身體狀況和這次安胎病史、
一位要量血壓已經沒位子了,只好從腳踝量血壓、
一位要抽血做檢測、
一位拿口服安胎藥給我、
一位住院醫師

再加上兩位推著超音波儀器+三種內診方式重複確認、
小小空間裡擠滿醫護人員,危急感高張

口服安胎藥
20分鐘服用一回,吃了六輪的20分鐘後,休息數小時,宮縮沒有減弱,再繼續服用下一輪,當天醫生也擔心安胎安不住,所以要我先禁食禁水,為可能開刀做準備。

整個下午禁食禁水,又打點滴、加上一堆口服藥,禁止下床,所以只能用床上便盆,照顧我的先生說,小便充滿藥的味道(根本沒喝水,那些液體就是點滴來著呀),他很心疼我,我也只能告訴先生,沒關係,可以安住寶寶就好,然後接下來開始不停默念【南無消災延壽藥師佛】,真的是不間斷的唸,唸到睡著的瞬間再驚醒過來繼續唸,我口好乾、肚子好痛,全身綁滿各種儀器和點滴線,連轉身都很困難,持續維持平躺的姿勢好難受,但是一心只惦記著寶寶,就這樣不動,躺著,不停唸佛號。
當天很強的宮縮延續
13個小時,主治醫師也來說明,可能稍晚就要準備生產,甚麼都不能做的我,真心祈求佛菩薩,就在晚上11:45左右,宮縮奇蹟似地突然停了。

因為狀況不穩定,所以在待產室過了三夜… …明明別人來待產,很快轉進產房,而我就這樣待在沒有窗戶的小房間四天三夜~
後來轉進病房,不到24小時宮縮又來,再次推進待產室,點滴加藥、又吃了一堆安胎藥之後穩定下來,回到普通病房數個小時,申請的單人病房可以搬進去了,能夠自在地說話,有獨立的空間,一片大大的窗戶可以看見外頭晴雨,心情上多少得到安慰。

接下來除了對抗宮縮之外,還煩惱著寶寶的情況,每次一想起來,就會哭得說不出話,根本無計可施,身心煎熬又過了十幾天,除了不能下床的失能狀況之外,因為胎兒不穩定,連
45度斜躺在床上都不能,只要床的角度稍微調高,宮縮馬上來,然後護士小姐就會衝進來給我安胎藥,所以連吃飯都以幾乎平躺的狀態進行,腳不踏地的過著安胎日子
每天和女兒視訊是最甜蜜的時刻,好想用力抱著她,幫她綁頭髮、和她一起吃早餐...

有時候真的很挫敗,連走去廁所解大號都變成一種願望,要一張紙巾、喝口水都要拜託陪病的人,一天三餐更需要照顧的人一口一口餵,這時候能夠安胎才是最重要的,自尊這兩個字已經離我很遠。


沒想過能夠下床站著看窗外,變成一件多麼值得珍惜的事。

手上密密麻麻的針孔,還真算不出到底挨了幾針(稍微回想一下,至少有30來針)

感謝台中榮總,每天密切地觀察我的狀態,吃藥、注射、與醫生諮詢,面對有不同狀況,甲狀腺亢進又變低下,妊娠血糖控制,時不時來個規律又強勁收縮,靠加藥要安住胎兒。
榮總的照護和檢查,請見另一篇
:【媽咪雜記】胎兒胃太小+羊水偏多 / 安胎日記(治療記錄篇)

最後,就在34W+3,壓不住的宮縮戰勝高劑量藥物,終於拔掉所有安胎點滴,換上減痛分娩,正式進入產程,明明第一胎急產,這胎卻宮縮32個小時才進產房,真的好折騰(明明第一胎急產三小時結束,那說好的「第二胎生得比較快」呢?)
醫生擔心我第一胎急產的體質,加上孕期經常有強烈頻繁的收縮,而且羊水偏多,撐大了子宮,生產時大出血的可能性增加,也提前備血。

推入冷冰冰產房,隨著腹部壓力,真切感受到胎兒通過產道的過程,聽見他的第一聲哭聲,雖然自己身體有種支離破碎的感覺,卻也眼巴巴地望著寶寶,在這一瞬間,我還是祈禱著他是健康的。
護士抱著寶寶到我身邊,想起高中健教課撥放難產影片裡的寶寶,膚色是缺氧的黑灰感覺,不像大寶出生時嬰兒該有的粉嫩色,我當下心情好複雜,在歡迎他來到這世界的當下,內心卻很沉重,雖然小兒外科要接手後才能告訴我們結果,但我已感受到他不舒服的狀態,身心俱疲,面對他出生是孕期的解脫與結束,但緊接著是另一種苦難的開端

0 意見 :